青沢奚

不如我们重新来过?

魔道祖师——无人生还番外一·玩火(忘羡)

玩火   无人生还系列番外一

 

设定是战争结束后。

单独阅读无障碍。

 

国安局特工蓝忘机X军火商人魏无羡

 

——————————

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魏先生。”

魏无羡从窗边转过去,却是远远的走来一个人,西装革履的打扮颇有几分商界精英的样子。魏无羡笑了笑,主动对他举了举杯,“陈先生别来无恙。”

“托魏先生的福。”那人还想客套两句,猛地发现有人阴森森盯着他,连打了几个哈哈走了。

魏无羡举着红酒沾了沾唇,半是无奈半是好笑。温宁不等他开口就认错,“……我错了,主人。”

魏无羡摇了摇头,端详了一下温宁的脸道,“不是你的错,是你涂的那些脱妆了,下次告诉温情换个牌子,这个不持久。”

温宁低声答应了。他脸上两侧还残留有当初手术后没有清理干净的痕迹,配上一副青白脸色猛一看是有些瘆得慌。温宁默默起来道,“我去门口等您。”

魏无羡挥手让他去了,自己也从宴会的边缘位置慢慢游走到中间去。交际场上的人都人精一样聪明,先前识趣地不去过多打扰纠缠,现在三三两两有意无意地靠近,既不会让人有过分谄媚的反感,又随时能见机行事。魏无羡和认识的几位公子哥点了点头,得到了一圈儿热情的呼应。

有相熟的人凑上来碰杯,偶尔问一句,“魏哥,现在还有没有合适的货?”

魏无羡笑道,“东西自然是有的,这回老爷子可同意少爷你拿货了?”

那人一听这话神色蔫了三分。先前求人从魏无羡那订了批枪,魏无羡知道这群公子哥拿着枪也容易坏事,干脆把货正大光明地发到他老爹公司里去,老爷子看着一屋子军火差点没心肌梗塞,好言好语求魏无羡把货收回去,回家就抽了不成器的儿子一顿。

男人嘛,名枪好酒大美人,喜好的都是不过脑子的东西。

魏无羡眯着眼睛懒洋洋地笑,杯里红酒一饮而尽。公子哥儿唉声叹气走了,这种富二代身边大多跟了人,要不了几个小时他又一次接触自己的消息就会传到自家老爷子耳朵里,回去等着的是不是又一顿好打他就不得而知了。

魏无羡重新给自己拿了杯酒,见了几个长期合作的客户,时不时有些名流新贵插科打诨两句,他便也应景地笑一笑,气氛当真是好的不能再好。

 

在座的都知道科里亚的执行总裁魏无羡是最合格的商人,最官方的军火贩子。他站在大厅中央柔和的灯光下,瓷白的皮肤消失在细致的红衬衣银纹领带之下,定制的西装愈发显得腰细腿长身姿挺拔,鹤立鸡群一样矗立在一群五六十岁的成功人士中间,俊美而魅力十足地让在场的女士都移不开眼睛。

不是没人想过去爬姓魏的床,奈何魏无羡油盐不吃水火不入,身材再好的尤物也能连床带人送走。若是说他好南风,清纯可人调教好的宝贝也看也不看,只冲着人笑地瘆人。

“纵然是个床伴炮友,也得我自己挑才对。”魏无羡托着下巴慢条斯理,宝贝跪在他脚下瑟瑟发抖,温宁一把消音手枪准确无误地在送人来的主事脚边画了一个完美的圆,主事冷汗连连忙带人撤走,生怕晚一秒被魏无羡沉塘冰荷江。

虽然他从没有把不听自己话的人沉塘过。

 

魏无羡应酬了半晚上,自VIP通道提前退了场。不知道是不是年纪大了的原因,熬夜应酬这种事他做的越来越不好。魏无羡漫不经心想着,按开了电梯门。

那是空荡荡一个电梯间,开门的瞬间一把枪抵在他后背,魏无羡平视电梯里自己和那人的倒影,抬脚就往里走。后面那人紧跟着踏入电梯里,按了关门键。

“这楼一共三十四层高,不知道……”

魏无羡慢慢转过身,手指把指着自己的枪拨到另一边,撩了把自己的头发。他说话轻不可闻,偏偏是在封闭安静的电梯里重如擂鼓。

“够不够睡你一次——蓝湛?”

———1———

 

撕碎的酒红色衬衣光裸的大腿,银纹领带松松挂在脖子上被魏无羡咬在嘴里,通红的眼睫挂着眼泪,脸上是愉悦至极的笑意。

这张脸在蓝忘机眼里,渐渐和很久以前,两个人狼狈躺在山洞里一动不动又劫后余生的笑脸重合在一起。

他凑近了闻魏无羡的皮肤,仿佛还能隔着古龙香水闻到硝烟硫磺混着血腥味儿的气味。

活生生的,安然无恙的魏无羡。

他们的年代里有很多人没有熬得过战争,永久地埋在了地下不为人知。午夜梦回的时候魏无羡会仔细端详他们的脸孔,直到那些人也渐渐变地面目模糊,神情寡淡。

———2———

 

魏无羡醒来的时候正裹着毛毯睡在在自己车里,蓝忘机坐在前面开车,隔着封闭玻璃都能听到外面呼啸的风声。

“去哪儿?”

“回家。”

 

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水有舟可渡,山有径可行。所爱翻山海,山海皆可平。

 

无人生还·番外一   玩火    

END

——————————

PS    迟了一天的扒衣见君节礼物。    

本来后面还有夫夫联手打群架半夜秋名山飙车啥的……不写了,再写字数要超了,下次吧。

夏天肉吃多了容易上火,记得多喝水。

      眨眼。

评论(25)

热度(334)